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第四章 元煦吃醋了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网盘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第四章 元煦吃醋了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网盘

发布时间:2019-08-02 06:02:4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一念流纱 状态:已完结

一念流纱新书《韶华殇:嫡女不是人》由一念流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梓桃,江总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这是在哪里。”我迷迷糊糊醒了,觉着身上疼得难受。 “马车上。”这一声音很是熟悉。 我抬起头去看,孟元煦就坐在我身边,像是感觉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免费试读


“我这是在哪里。”我迷迷糊糊醒了,觉着身上疼得难受。

“马车上。”这一声音很是熟悉。

我抬起头去看,孟元煦就坐在我身边,像是感觉到了我在看他,似乎没有要回避的意思,故意低下头来看向我。“好些了没有,可还有哪里会觉得疼吗?”

我原是躺在马车里,难怪一直觉得身子晃啊晃的。

尤记得我回到山上去寻师父赠我的佩剑,不想却遇到玄翊,然后我冒着被他重伤的危险,从他的腰间夺回了师父的佩剑,苦战之时……

长歌,我记得,我在昏去之时确实听到了这么一声。

动了动嘴,想要解释。

孟元煦突然将目光转开,冷下脸道,“疼也没办法,好好的屋子你不住,跑回山里与人拼命。疼着点儿好,倒也能让你张长记性。”

我低下头去,心虚不敢再与他辩驳。沉默了些时候,我从硕大的披风下伸出了手,拉了拉他的袖子,这才见他侧目看来,我小声地问,“我的剑呢?你可带回来了?”

元煦微怔,从一旁拿起递到我手上。

我接过那把佩剑,挣扎着坐了起来,小心地用袖子蹭着上面染到的灰尘。

师父的剑……

“这佩剑不像是女儿家用的,是谁的?”元煦抬手扶我坐好,瞧了我手中的佩剑一眼,像是随口问道。

我闭着嘴巴,不晓得该不该告诉他。

“不想说?”元煦有几分意外,继而也不再追问。

“你救了我两次,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将师父的佩剑小心翼翼地抱在怀中,失而复得的心思成了我这几日来唯一的安慰。我觉着元煦不是坏人,更何况还救了我,“是我师父的佩剑。”

“师父?”元煦蹙眉,恐怕不曾料到这样的答案。

也许对他而言,大概我若是说出,这是某个与我相好的男子所用佩剑,他也不会惊讶。

“我师父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惜中了敌人奸计,师门被屠,师父被杀。我本是回去寻自己的那把佩剑……”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佩剑又在何处。只是想到玄翊,心里便不怎妥当,“与我恶斗,要取我性命的那个人叫玄翊,他们便是屠我师门的恶人。”

元煦轻笑,“倒是不曾听说过,独孤丞相家的嫡女,也曾入过门派学艺。”

我愣了下,险些忘记自己还附在这独孤瑶的身上,差一点说漏了嘴。

“那,我也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说。

元煦轻一点头。

“你是如何将我救下的?”毕竟我不能信元煦一普通人,有打得赢玄翊的本事。

就算,就算他再厉害,可玄翊也终归是九重天阙的神。

“救下。”元煦口中轻念,再瞧向了我,“你特意支开陈伯,从行宫里偷跑出来,陈伯弄了些吃的却在行宫里寻不着你,便来问我。我想着你能去的地方也不多,便碰碰运气罢了……”

原来他是猜的,只不过,“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等见着了陈伯,我一定向他赔个礼。”

元煦面上带着浅浅笑意。

“大小姐的赔礼,老奴可折煞不起,只是求大小姐别再冒险了,老奴的一把老骨头可再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了。”马车外传来陈伯的声音。

我慌忙住嘴,难怪觉得元煦是故意的,原来这驾车之人正是陈伯。我连连解释,“不会了不会了,我,我只是想去寻个东西,怕你们拦着,才这么做的……”

这么一想,昨晚我偷溜出去之后,平白给别人添了不少的麻烦,也是心虚。

瞧了元煦一眼,他面无愧色地盯着我。都是他惹来的!

“你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元煦问。

我猛不丁地被他这一问,问得不知该怎么回到了。却又想了想,他刚才刚提了陈伯,莫不是这会儿,“你是说,你行宫里的那几个婢女吗?”我这才想起,昨晚确有几个行宫的婢女出言不逊,“昨晚我心情不怎好,也许罚得确实有些过重了……”

“你罚婢女与我何干。”元煦的回答让我错愕万分,他好像真的没把这件放在心上一样,即使如此,“罚就罚了,你既应了我的婚事,便也是她们的主子。而我问你的是,你可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原来你问的不是婢女的事啊。”那他到底想知道什么呢?“我想不到。”

元煦板下脸来,这多日相处,还是头一次见他神色这般严肃。“你既应了我的婚事,”他又一次重复了这句话,实在与他沉稳的性子不怎相符,然后见他直勾勾盯着我,双眸愈显深邃,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才听见他说,“为何夜里出门不请人告知?”

我懵了一下。“你就是,问这个?”

再瞧着他一脸的认真,我才明白他所说的,并不是同我说笑而已。

不由得清了清嗓子,这厢,才发觉他倾身向我,我已经被逼到了紧贴着马车的车厢。脸上一阵挂不住,便推开了他,“你不要靠我这么近。”

元煦却握住了我原本要推开他的那只手,我吓一跳,想要把手抽回来,却使得他反而握得更紧了。他没有要向后退的意思,在这狭小的马车里,他故意探身凑上来,我尽力后退想着避开,况且手也动不了,分明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烧得厉害。

元煦与我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而已,他鼻息间呼出的温热泼散在我的脸颊上。

“你……”我从未与人这般亲近,元煦刻意靠近,让我有些局促。

“你会是我的妻子,有些事,还是早一些习惯的好。”元煦终于止住了继续迫近的动作,他停了下来,却没有要立刻退回去的样子,而是牵过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亲昵地留下一个吻来。

他说这话的意思是……

“以后出门,但凡离开超过一炷香的时间,都需要请陈伯通报,明白了吗?”元煦“惩罚”完了,才和颜悦色的立起了规矩。

陈伯赶着车,听到了马车的话,稍稍一笑,立刻收起了笑意,一本正经地道了句,“驾!”

我自知理亏,点了点头,“可我现在又不是。”

“你说什么?”元勋刚刚有意退后,结果偏偏听到了我这句话,然后停住了。

“我……我是说,”我绞尽脑汁想着法子,我是答应他以身相许不错,可现下怀里还抱着师父的佩剑,是断不敢因此而懈怠,忘记师门大仇的。也不能告诉他,要不然等我报完仇,再回来还他的救命之恩?“我是说,我虽然答应了你,但,但毕竟你我眼下还未成婚,算不得夫妻的。你现在就这么管着我,也未免……也未免太……这,这不合礼数。”

不合礼数,这真真是我想到的,最烂的理由了。

“那,你说该怎么样,才合礼数呢。”元煦笑言,颇有几分戏谑之意。

怎么样才合礼数?!我怎么知道,怎么样才合礼数呢。我在玄霄山上长长大,自打小就是跟着师父的,和师父的其他弟子虽然关系都不错,可是无论是年纪还是入门的时间,大家都把我当最小的,怎么有人会同我说这些呢。

等一下,我倒是记得,二师伯座下的长念师兄,早几年与玄霄山外的一个姑娘瞧对了眼,“若是依着我们的规矩,两个人互通了心意,要互赠信物,然后……”长念师兄那时与她互换了信物之后,被二师伯发现了,还是师父出面做主让他二人定下了婚事。“然后要长辈出面,定下婚事才作数的。”

可是如今,再没有长辈可为我出面定亲事了。

“信物啊。”元煦每每露出这样的笑,我都觉得惶惶不安,他是个极聪明的人,我唯恐被他算计了去,果不其然,“你不是已经收了我的糖葫芦么。”

糖葫芦?!

我这才傻呆呆地反应过来,我好像确实吃过这么一个糖葫芦……

“吃了我的糖葫芦,那便是我的人了。”元煦恍然大悟,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时,险些让我喷出一口血去。

前头驾车的陈伯竟也“噗嗤”笑出了声。

“这,你这……你!”我委屈极了,气急败坏却又无从解释。

这分明是欺负人,当时给我那一串红果果的时候,也没有说啊,可现在怨我已经吃了,这事情是改变不了了。他倒赖上我了!

“那你要回赠我什么呢?”这个无赖却还故作正经地问。

“我……我!我,你……”我对上了他,这还哪里说得清楚。“我什么都没有。”

身子都是借来的,现在我有的,也不过怀中一把佩剑罢了。这剑还是我师父的,又决不能拿来回赠于他。可这无赖怎肯罢休,见他伸着手却执意朝我讨要什么,我没办法。“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佩剑是我师父的,我不能把师父的遗物送给你。”

“嗯,这倒是。”他瞧了瞧我手中的佩剑,“那且让你先欠着吧,待想好了要送什么,再送吧。”

我松了口气,幸好,他没有执意要我师父的佩剑。

“不过这把剑你用着实在不怎么相称,我那里有一把轻巧些的,改日让人给你送来。”元煦长叹一口气,终于退了回去。

“不必了不必了。”我听着他要送我东西,心想着不用这么浪费,急忙摆手拒绝,可元煦当下脸色深沉,很不好看。我呆滞片刻,才推脱说,“你不用送我什么,我原本有一把自个儿的佩剑,是入门的时候师父所赠,不过在山里逃命的时候给弄掉了。你如果……可不可以请几个人帮我寻一下呢?”

“原本的佩剑?”元煦嘀咕了一下,“你师父倒是对你很好。”

“嗯。”听到他夸我师父,我就格外开心,所以未留意他语气里的不妥,直接应了下来,“我师父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

元煦的脸色又难看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作者:一念流纱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一念流纱新书《韶华殇:嫡女不是人》由一念流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梓桃,江总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这是在哪里。”我迷迷糊糊醒了,觉着身上疼得难受。 “马车上。”这一声音很是熟悉。 我抬起头去看,孟元煦就坐在我身边,像是感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