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第二十二章 酒宴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父子文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第二十二章 酒宴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父子文

发布时间:2019-08-02 06:02:4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一念流纱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一念流纱原创小说《韶华殇:嫡女不是人》,主角是梓桃,江总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句话使大家心知肚明,这刘太守脸上就挂不住了。 “昔日见你还是独孤瑶,今朝就变独孤长歌了,眼下你父母都不在,可还有何是大小姐得罪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免费试读


一句话使大家心知肚明,这刘太守脸上就挂不住了。

“昔日见你还是独孤瑶,今朝就变独孤长歌了,眼下你父母都不在,可还有何是大小姐得罪不起的呢。”敢情他是想以此为由来问罪的。

“这也实在怪不得长歌,娘死了,爹又被奸人所害,长歌九死一生,才逃过一劫。如今回到我外公这里,请外公做主改个名字换个运气,以免这晦气缠身,再害我。”他想以父母不在私自改名的事来责难我,让这一厅的人看我笑话,认为是我不懂规矩,我便索性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刘太守肯定明白,这奸人指的是谁,又是谁要害我,他想责难于我,却不想被我挖了坑。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早先在独孤丞相府见到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性情内敛,恬静善良,倒不似今日这般……”

他列举了独孤瑶从前的柔弱,是想说明我现在的跋扈吗?

余光注视到武大人身边的那位宋大人,有意要上前解围,但却被武大人暗中制止了。

“因为现下被人宠着被人疼着,自然不需顾及太多。想来长歌着实可怜,从前在自己家,都能被大人看出内敛来。”此人来者不善,我自然不会客气,他屡屡搬出独孤家来压我,不难猜到是在替谁出头。斗归斗过,但面上怎么也不能输。“今日太守大人能亲自前来贺长歌改名,劫后余生,长歌自当谢过。还请大人先落座吧,否则大人一身朝服站在我武家的厅中,这不知情的,还只当大人是故意的呢。”

“你!”刘越见他父亲吃瘪,上前想与我理论,一刹那,我看到武家的几个舅舅不约而同都站了起来。

武文杰守在了门口,一把按住刘太守带进厅中的小厮,拎到了厅外。

“你这是……下马威?”刘太守倾身,向我靠近了些,语气不善地问。

“是。”我坦然应道,“只不过,不是给大人您的。”

敲山震虎,我还未动身前往独孤家,这后娘就几次三番找事。我总要在出发前,煞煞她的威风吧。

我侧身后退,让开了路,“刘大人,刘公子,请。”

刘越还想说什么,被刘太守瞪了一眼,彻底闭了嘴。这刘太守何等聪明啊,本来是想让我来服个软,没想到却被我给了下马威,瞧着厅中情势不对,倒也不再多言,向一旁的空位走去。

“小姐,太帅了!”梓桃在身后暗爽。

我们将要回身,又听门外传来一声,“陈公公到!”

陈公公?什么人?

该不会也是这独孤家二娘准备的吧?

骤一听这四个字,厅中一顿热议,我还没来及仔细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自打门外走进来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一时间喜出望外招呼道,“陈伯?!”

来人正是陈伯,元煦身边那位。

他穿着依稀是常服,右手单托着一个硕大的锦盒,走进了厅中,笑道,“大小姐,又见面了,真是巧啊。”

这话说的,这就是武家,能不巧吗。

陈伯出现在武家厅中,立刻引起关注,厅里原本坐着的人纷纷起身,足见这位陈公公分量多重。陈伯不以为意,打开了手上的锦盒,“殿下知道今日武家为大小姐办酒宴,可一时间被困在了宫里脱不了身,便亲自准备了礼物,请老奴给送来。”

盒子一打开,里面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顷刻间将这厅室映得格外明亮。

“夜明珠……”

“还是太子殿下身边的陈公公亲自给送来的,那么传闻便是真的了?”

“看来这武家,是要飞出金凤凰了!”……

这厅中随处可听得到来人的小声议论。

“元煦很忙吗?”我瞧着夜明珠新鲜,明晃明晃的,这要是放在屋子里,应该都不用点灯了,那夏天的时候,屋子里不用点灯,晚上可就凉快多了。

只是,这话一出,四下一片沉寂。

我抬起头来,有些不知所措了,我是说错话了吗?

“长歌啊,你怎能当着这么多大人的面,公然称呼太子殿下的名讳呢。”这会儿,武承耀上前来帮我解围了,他与陈伯十分客气,“陈公公,一路辛苦了。”

“这都是小事儿,大小姐开心了就行。”陈伯与武家人也十分和睦,陈伯向武大人说道,“殿下还让老奴向武大人问安。”

“无妨。”武大人爽朗一笑,底气十足,对于元煦此番派来陈伯助阵此举,很是满意。

“呦,这不是觅城的太守大人嘛。”陈伯注意到了一旁还未落座的刘大人父子,走了过去,“这刘家和武家还有交情呢?”

“陈公公这话说的。”刘太守分明听出了挖苦,面露异色,却不好发作。“舍妹如今也算是独孤大小姐的母亲,这大小姐的事,可不就是我刘家的事嘛。”

“这话说的是啊。”陈伯也笑,瞧向刘越,“前日殿下方才听闻,刘家竟和独孤二夫人私下协定了大小姐的婚事,这,殿下很是震怒啊……”

陈伯故意强调了一个二。

刘越这一时间吓得也不知该说什么话了,匆忙看向他的父亲求救。

“陈伯,既然你来了,也就麻烦你带个消息给殿下吧,这二娘和刘家定下的婚事,烦请殿下去刘家说一声,帮忙把这事给办了吧。”我那时便说过,让我那未婚的夫婿去和他刘家退婚。

陈伯回身,煞是恭敬,“大小姐放心,殿下知道刘家公子上门的事,便已经在办了。想必这两日,诏书便会送到刘府,请刘大人刘公子进宫说明。”

奇怪的是,这算下来刘越也不过前两三日才来过的吧,陈伯却说元煦前日就知道了。

我收下了那颗珠子,“谢谢陈伯。”

“不谢,不谢。殿下跟前,老奴还仰仗着大小姐护着呢。”陈伯话里有话。

这稍微一个暗示,我不禁想起了那日前往凤归城的事,忍不住笑了。

“陈公公,一起坐下喝一杯吧。”武承彦迎过来,挽着陈伯往席间走去。

我正捧着夜明珠新鲜呢,转身,便遇上了武承璟,他探了个头瞧着。我说,“这个好亮啊,放在屋子里,夏天的晚上就不用点烛火了。”

武承璟一怔,“合着你刚才抱着这夜明珠掂量半天,就是想这件事呢?”

“对啊。”我点头答应,“这个珠子会发光。”

“傻丫头。”武承璟无奈叹气,将我手里的夜明珠交到梓桃手上,“先帮大小姐收着。”

我们重新回到席上。

“……陈公公远道而来,一定要多喝两杯。”武大人和宋大人,正拉着陈伯劝酒,三人笑在了一起,好像多年的老友一般。

武承耀和武承彦安抚厅中众人落座。

“这武府的酒,老奴是肯定要多讨两杯的,日后还请两位大人多多照顾。”陈伯端起酒杯,与两位大人畅饮。

“该是下官请求公公照顾才是。”宋大人客套道。

“宋大人客气了。”陈伯虽然这么说,但面上笑得格外开心。转过头来,“今儿是大小姐的好日子,老奴在这里,借花献佛,敬大小姐一杯。”

梓桃将斟上酒水的酒杯放到我手里。

“老奴伺候了殿下十九年,说句冒昧的话,也算是看着殿下长大的。这以后的日子,老奴还指望靠着大小姐照应下,安安稳稳地过完这辈子。”陈伯说着客套话,饮下杯中酒水。

“陈伯今日怎么这么多愁善感了,你就踏踏实实过你的日子吧,元煦不敢为难你的。”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说罢,也吞下了杯中烈酒。

辣得舌头疼。

“这……哈哈哈……”他们突然笑成一片。

……

“原来你在这里。”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吓得我险些从树上掉下去。

我在席间喝了些酒,有了些微微的醉意,好不容易找了借口从酒宴之中溜了出来,找了这么一棵大树,正想悄悄睡一会儿,没想到又被人打搅了。

“是你啊。”等我看清来人竟是叱云沣的时候,才莫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又是那些道贺的人,自从陈伯出现在席间,更加坐实了这独孤家的大小姐和太子殿下有关系的传闻,陈伯后来喝多了。被武承耀搀扶着去了客房休息,然后那些道贺的宾客就开始一伐接着一伐。

眼下我有了些醉意,人也慵懒了许多,这叱云沣好歹见过三面,自然就没那么生疏。也懒得从树上翻下来客套了,“刚刚在席间怎么没有看到你和你那个朋友啊。”

他一言不发,站在树下看着。

“嗯?”我没有听到回答,以为是他没听清楚我的问题。

“你们武府的酒席上,都是大巍的官员,我们出现不太合适。”叱云沣沉默了半晌,才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不太合适?”但我却听不懂,迷迷糊糊的,“有什么不合适的。”

可是他又沉默了。

我这才想到,他姓叱云,那不就不是大巍的人吗?侧过头去看了看他,竟发现了一件事,“咦,这不是你那日在布庄选的那件吗?”

确实是那件,我记得很清楚,他和我同时看上了灰白色,结果我们都不适合,我便向他推荐了墨色,他也确实选了一件墨色的。今日穿着的,正是那日布庄里买下的。

韶华殇:嫡女不是人

作者:一念流纱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一念流纱原创小说《韶华殇:嫡女不是人》,主角是梓桃,江总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句话使大家心知肚明,这刘太守脸上就挂不住了。 “昔日见你还是独孤瑶,今朝就变独孤长歌了,眼下你父母都不在,可还有何是大小姐得罪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