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泪之传说》泪之传说改进版 第十五章 龙游浅水 泪之传说GV

《泪之传说》泪之传说改进版 第十五章 龙游浅水 泪之传说GV

发布时间:2021-01-05 18:03:2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沐幻羽 状态:已完结

《泪之传说》由网络作家沐幻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钟柯,苏曼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你们看房梁上躺着个胖和尚。

泪之传说

推荐指数:10分

《泪之传说》在线阅读

《泪之传说》 免费试读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你们看房梁上躺着个胖和尚。”

众人循着看去,果真有个和尚枕臂横躺在上面,一呼一吸间,就如同仰躺着的蛤蟆,浑圆的肚皮时涨时落。他只抬手挠了个痒痒,年久失修的房梁就不堪重负般的发出了吱呀的声响,腐朽的木屑和尘土也簌簌的掉落下来。但和尚只当自己身轻如燕,四仰八叉地躺在上面,丝毫不怕把梁柱压垮。

楼下的人都仰头望着他,就像仰望莲花高座上的一尊佛像,目光迷茫且专注。只不过那并不是因为虔诚,而是出于好奇,这个和尚是怎样上去的?从什么时候就躺在那里了?这要睡梦中翻身砸下来,那得是个多大的窟窿啊?!

和尚全然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闲散地伸了个懒腰,边打哈欠边嗔道:“连赶了两日的路,也不让爷爷我睡个好觉。”说完他翻了个身,直接从梁顶滚落了下来,看似就要砰——的一声砸在地上,却在众人哇——的一声中灵活的变换了个身形,如脚踩在棉花上一般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秤砣落地变瞬间成了残叶扫地,没有一丝声响。

和尚摇头晃脑地念了句:“阿弥陀佛。”然后啐道,“他娘的,怎么改不过来了?”

众人暗叹和尚好身法的同时也偷偷打量着他,极其高大的身形,脖子上还挂着二十余颗赤铜念珠,每颗都有碗口大小,这样重的赤铜念珠若是挂在一般人的身上,不是把脖子压弯,就是把颈骨坠断,而对于和尚而言,却与普通的木珠无异,可见是个筋骨极硬的练家子。

和尚从腰间拿下个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两口烈酒,睨着眼问道:“你们瞎嚷嚷什么呢?谁找什么紫瞳人?”

馥郁独特的酒香味弥漫了出来,引得大家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入腑淳甘,不尝已醉。

和尚破戒饮酒已使得伊凡廷连连皱眉,但还是忍着性子回答道:“紫瞳人乃是十恶不赦之徒,我等正在奉令追查。”

“哈哈,这倒有意思了,老子许久未下山,不知江湖什么时候出了个紫瞳恶徒,你们倒与我说说他做了哪些恶事?”

伊凡廷一时语塞,他只收到了追杀的指令,并未得知具体缘由。

旁边有个寒弦宫的小师弟沉不住气了,嚷道:“既是宫主下令捉拿,定是做了很多坏事,还需一一列举吗?”

“宫主?什么宫的宫主啊?”和尚摸了摸肚子,懒洋洋地问道。

“当然是寒弦宫了,你没长眼睛吗?看不出来吗?”

小师弟对于寒弦宫的威名有着盲目的自信,即便现在寒弦宫大不如从前威风,但穿了这身宫服出来也是没有人不认得的。

和尚冷哼了一声:“爷爷我横行江湖那会儿寒弦宫可不穿这鸟色的衣服,问天那老匹夫生怕别人不知道寒弦宫换了主,衣服颜色也要变一变,净干这些没脸没皮的事,可见寒弦宫世风日下,愈发堕落不堪了。”

寒弦弟子哪里受得了这番调侃,不仅引以为傲的寒弦宫被侮辱了,连敬重的宫主也被恶意诋毁,盛怒化作激奋,均拔出长剑做了迎敌的招式,喝道:“和尚,看剑!”

和尚见状赶忙抬手制止:“且慢,打架可以,但别洒了我这葫好酒。”说着要把酒葫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寒弦宫的弟子只当他是怕了,找借口溜走,快速抬剑封住他的去路,然后手腕猛转,刺向和尚的要害。

和尚脚下溜油,身如拂柳,轻轻盈盈地避开了剑锋,稳稳把酒葫放在了一旁的桌子,然后才抬手去攥住了向他刺来的两柄长剑,左右手一齐用力,把剑双双捏碎于虎掌之中,谑笑道:“现在就让老夫来试试你们这些娃娃的功夫吧。”

和尚的的眼神变得凌厉,好像在告诉眼前的这帮小子永远不要把舔爪子的老虎当做柔顺的猫儿,殊不知它舔的是捕猎后留下来的鲜腥血液,待鲜血把兽欲勾起,那眼中的凶狠劲儿就藏不住了,面对一群初生的牛犊,只有残忍与玩味。

寒弦弟子虽然诧异和尚武功高强,但也沉稳的使出了霜天雪舞剑法,从四面八方攻向和尚的要害。

霜天雪舞是寒弦宫的一大绝技,这套剑法的精妙之处在于攻守兼备,一招一式都无懈可击,不给对手任何反击的余地。现在同时被这么多名弟子使出,把和尚包围在了一个剑圈里,已看不清里面的和尚,只看见明晃晃的剑光在堂内快速流动。

可和尚哪里是好对付的?他如八臂猿猴一般,把刺过来的剑纷纷格挡开,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这次他没有把剑捏碎,而是存心想试一下寒弦弟子的剑法,所以手下留有余地,但越试越失望,打到后来觉得索然无味,招式都懒得接了,看到一只剑刺向自己的腹部也没有躲闪,就由着那剑插入肉中。

本以为利剑入肉,穿肠破肚,但并没有穿透皮肉的声音,也没有鲜血淳淳流出,反而是和尚大笑着将肚皮中的利剑弹出,把执剑之人震开了三丈,而他的皮肉却丝毫无伤。

堂内的众人皆怔住,难道他修了金钟罩铁布衫吗,怎么刀枪不入?和尚这样好的武功在江湖中不说数一数二,也能排入前十,可堂内游历最多,见识最广的人也并未听说过当今江湖高手里面有谁是出家人,难道真的是因为久居山中不出,所以无人知晓他的名号?

“哈哈哈,寒弦宫的弟子也不过如此,这霜天雪舞剑法也是稀疏平常,不值一提。”

放肆的大笑声中交杂着浑厚的内力,震耳欲聋。

门派子弟最看重的就是本门派的脸面和名誉,比武过招间输给了对方,宁愿被说是学艺不精,也不愿意让人耻笑门派的功法不强。若门派的地位因此受到了动摇,变得岌岌可危,怕是连些江湖散士都瞧不起。

寒弦子弟均怒不可遏:“可恶的和尚,怎可诋毁我派剑法。”

“问天那老匹夫在寒弦宫呆了三十余年,就学会了个剑法,所以也只能教你们剑法。他功夫差,却有一张好嘴,哄得你们这些娃娃们以为学到了寒弦宫的精髓,可是拿出去和人家一较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实在是抹杀了寒弦宫以往的威风......”

松风门的弟子看不过寒弦宫被欺,抬手挥出十余枚幽深碧绿的松针向和尚飞去。这碧玉松针是松风门独门的绝技,只有内力深厚之人才能将松针使出破竹碎石之势,因此松风门的弟子个个内功扎实,出手如风。

可是和尚的内力更是深不可测,广袖轻挥,绵柔回手,再轻轻一抖,松针便尽数从他的袖中掉落在了地上,如散落的碎屑一般,再无了刚刚凌厉的势道。

“松风门的独门绝技竟还是这样柔软无力,也不知道你们的席掌门现在将这绝技练好了没有?”

一下得罪了两个门派,寒弦和松风两派弟子不堪重辱,一起袭向了胖和尚。

那边打的虎虎生威,剑影和飞针在空中交织乱舞,堂内的客人们怕被误伤早都跑走了,掌柜的和店小二也躲在柜台后面不敢出来,江徵歆忙拽洺玥的衣角:“小玥,小玥,我们还不趁乱走掉吗?”

洺玥看了江徵歆一眼,无奈道:“金鳞城里就这一家像样的客栈,走了我们今夜就没地方住了。”

江徵歆:“……”

和尚手下没留情,没过多久就将两派的弟子赶出了客栈,然后拍了拍肚皮回身拿酒,却不想桌上的酒葫芦早已不见,再看一眼角落里蹲着个小猴,抱着他的酒壶喝得淋漓畅快。

和尚暴跳如雷,刚才打架都没这么不淡定过,伸了虎掌去捉小猴,大叫着:“泼猴,还我酒来!”

猴子抱着葫芦转身就跑,一下子钻进了雅间,隐匿在了竹帘之后。和尚马上追了过去,挥掌将竹帘震作齑粉,虎爪破风而来,正欲去抓桌上的小猴,却不想突然被一支玉箫点在神门穴上,瞬间泄去了所有的力道。

和尚微诧,看到点他穴道的是个白衣人,正背对着他坐着,所以看不清容貌,但好似是个年轻人。白衣人并未回身便已猜到了掌风的去向,还准确地点在了他的穴道上,实力不容小觑。和尚平生最佩服武功高手,一旦遇上武功比自己好的定要结交切磋,他刚要开口与白衣人说话,就被那发出咯唧唧嘲笑声的猴子弄得恼羞成怒。和尚觉得自己刚刚对付的是一只猴子,并未使出全力,既然这白衣人想包庇猴子,正好可以借机试试他的武功,于是手上又加了力道,向白衣人袭去。

虎掌已如灌满了飓风,碎石也只在顷刻之间,但就在此时一声厉喝传来:“元祖住手,不得无礼!”

泪之传说

作者:沐幻羽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泪之传说》由网络作家沐幻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钟柯,苏曼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你们看房梁上躺着个胖和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