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梦香几尺是红装》香几画 H文 梦香几尺是红装玻璃

更新时间:2021-02-06 18:01:07

《梦香几尺是红装》香几画 H文 梦香几尺是红装玻璃 连载中

《梦香几尺是红装》

来源: 作者:南桥西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何青,玄衣

《梦香几尺是红装》为南桥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何青萝在梦香楼里忙活了许久,终是逮到了空闲出来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青萝在梦香楼里忙活了许久,终是逮到了空闲出来走走,放松心情。

可这风光无限,她却赏不进去。不知是不是疑心太重,她总觉身后有人跟着,每每回头,却又寻不得那人的踪影。

破风声传来,一把短匕首匆匆擦过她的耳畔,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何青萝本能的侧身,入眼的却是另一道锋刃。

匕首,凉凉的。刮开她的衣服,留下一道吻痕。

“红萝,你可有事?”

只见一道人影奔来,检查着她的伤势。伤口不算深,却也染红了雪白的肌肤。

“云公子,怎的这样巧,在这遇到你。”

巧?怎会巧,黑允钧心中自是明白,这杀手多半是循着他才找到的红萝,他跟着她红萝,原本是断不了心中对柳柳的念想,不曾想竟差点害了她的性命。如若刚才,不是自己出手一挡,那短匕定然刺入她胸。

“小生原本是来寻妁澌姑娘的,可中途家中传来消息,要我急归,这才碰到了姑娘。不知姑娘的伤可还好。”

何青萝敛了敛肩上破损的衣料,轻叹了口气。

“伤倒无妨。”不过她以后要小心些了,她现在的身份,无论哪里出了差错,都能引祸杀身。

“云公子,你家中不是还有急事?便先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红萝姑娘且慢。

何青萝本已走出几步,肩上的痛感慢慢袭来,容不得她在等。玄色的外襟被轻巧的搭在她的肩上,刚好挡的住伤处。

“姑娘还是这般回去吧,莫叫他人看了,生出事端来。

“那就谢过云公子了。”

何青萝也不推辞,只拱手道谢,向着梦香楼去了。

黑允钧目送着红萝离开,心中若有所思。杀手多半是那个人派来的,可第二次帮红萝打掉匕首的又是谁呢?机敏如他,却是丝毫没有发觉那人的存在。想来,也不会是个无名之辈,只望这次不会打草惊蛇。

何青萝不敢耽搁,一路回了梦香楼,刚刚进门,却听得一阵调笑。

“红萝姐姐干什么去了,可叫任公子在这里好等。”

“涵九妹妹,怎的还需多问,看红萝姐姐身上罩的玄衣,明显是个男子的。姐姐呀,八成是去会她的如意郎君了,不愿叫姐妹们知道。”

听罢众女子又是一阵哄笑怪笑。

“佟婴,涵九,我可是太宠着你们了,快些散了去,排排今晚的曲目。”

何青萝声音带着笑意,与往常无二,实则血已浸透了外襟,疼痛非常。

“不知姑娘们在笑何事,可否与我言语一番?”

闻人缓缓从正厅踱来,看样子,刚吃好了酒菜。

“任公子,我们这正跟红姐说你呢。”

涵九年龄小些,平时也是最为活泼。闻人常来梦香楼,又和红萝关系不浅,自然这些女子与他都不生疏。

“说些什么?”

闻人看着何青萝身上的玄衣,不住眉毛一皱,将她拉进怀里。

“她们,与你说了我什么?”

“我们说呀,这红萝姐姐羞涩,怕是见到公子你要丢了心呢。”

“佟婴姑娘说话倒是中听。”

闻人放荡一笑,将何青萝护的紧了些,却发现怀中女子一阵颤栗。他松了松手,只见白衣之上绽出朵朵红莲。他瞬间失了神,将何青萝抱在怀里,向顶楼去了。

楼下娇笑声还未停止,闻人却已心如乱麻。这丫头到底还是受伤了。

他将何青萝放于榻上,轻轻地去掀那玄衣,却被何青萝用手阻了下来。

“伤口无碍,我自己来吧。你去守着门口,莫叫旁人进来。”

“你都能披着别人的衣服回来,却不许我帮你查探伤口,你只管乖乖坐好。”

闻人也不给何青萝说话的机会,直接掀去了玄色外襟,不觉松了口气。

“你这皮肉伤,怎的流了那么多的血。还好,尚可处理,等我取些酒来,你将今日之事与我说了。”

何青萝嘟了嘟嘴,扶着胳膊确是不敢多动。

“嘁,你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那皮肉怎的都是连着心的,还不许人痛,还不许人流血,怎么这般欺负人。”

闻人听她说这话,只觉的心疼,将酒罐放下,伸手捏住她的小脸揉了揉。

“青萝,你可怪我将你拉进这危险之中又护不得你?”

“你这说的哪里话,本就是我自己要加入的,今日遇刺之事也怪不得你,再说,我并无大事。”

“可是我有些怪自己了。”

何青萝低下了头,不敢去对上闻人的眼睛。他总是这般突然的认真,倒让何青萝有些认不清他。

“来吧,这衣服是你自己剪,还是我来帮你剪。”

“我可以的,你背过去。”

“娘子这般害羞呀,想着上次跳护城河那次不也是我与你换的衣服,就在此处。”

闻人虽嘴上玩闹,可身子确是背了过来。何青萝拿着剪子,在他身后一阵比划,这才去剪那半边衣衫。她才不相信闻人一个大男人能将肚兜穿的明白,想来也是逗她的。

何青萝那里费力气剪了半天,终是将伤口露的完整,闻人将温酒酒缓缓的撒上,耽搁许久,血已是有些凝了。

何青萝咬了咬牙,手紧紧的抓着闻人的衣袖。酒伴着血水淅淅沥沥的滴下来,打湿了她的纱衣,染红了闻人的白袍。

伤口不消缝起,闻人拿出一副药贴,小心翼翼的与何青萝敷好,子车家的药,他还是信得过的。像何青萝这个程度的伤口,几个时辰该就好的差不多了。

何青萝换好衣物,两人便说起今日之事,其实何青萝根本不知到底是谁要害她,想她现在换了一副面相,以前的仇怨皆是带不来的。而成了红萝以后她也自诩没得罪什么人,若真的被人追杀,那只代表一件事。

黑翌洛与闻人之间的计划暴露了。

“闻人、何姑娘,我有事告知。”

门外一阵苦茗香气弥弥散开,何青萝笑了笑,那个死人脸来了呀。

冰乞进门,没去看闻人,却是望着何青萝,眼中满满关切。

“姑娘的伤,可有大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