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朝华嫡秀》朝华嫡秀免费阅读 全文阅读 朝华嫡秀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1-01-12 18:02:24

《朝华嫡秀》朝华嫡秀免费阅读 全文阅读 朝华嫡秀最新章节 连载中

《朝华嫡秀》

来源: 作者:尧日生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谢琰,茂娴

独家完整版小说《朝华嫡秀》是尧日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谢琰,茂娴,书中主要讲述了: 是夜,谢朝华徐徐走在去往父亲书房的路上,银白的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夜,谢朝华徐徐走在去往父亲书房的路上,银白的月光泻了一地,透着丝丝清冷,冬夜寒风瑟瑟,时不时带起阵阵梅花的幽香飘过身边,谢朝华不由得忆起前世曾经住过的永安宫里的那株老梅,想必此刻也开得正艳吧。

今天白日午后,便有下人来禀说父亲谢琰傍晚时分就可回府了,父亲已经离家快一个多月了,此次是谢老夫人吩咐他回老家办点事情,因此说起来谢朝华在重生之后其实还未曾见过父亲一面。

前世她后来去了老太太那边,那日倒是没有见到父亲,可现在她却是不去不行了。父亲归来,作为女儿的她自然该是去请安的,只是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情去面对他的父亲。

月华如水,暗香浮动,白日的一木一石此时仿佛多了几分隐秘与模糊,一切都变得那样的不真实。时光流逝,前世的印象也变得模糊起来,好似看不清楚,却又怎么也无法忘怀……

谢朝华站在书房门口,心潮起伏不定。前世的记忆在月夜下若隐若现,那是一种绝望般的无奈。

她的母亲,郗茂娴,原是书香世家郗家的长女,而谢郗两家一向交好,因此两家结亲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年母亲嫁与父亲,也称得上是一段郎才女貌的佳话。而母亲嫁入谢家之后,从没有给父亲添半点烦恼,端的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贤内助,打点家务,任劳任怨,连谢老夫人都称颂不已。

据说父亲与母亲当年感情甚笃,父亲曾立誓此生不再另娶他人,可誓言犹在耳,当日的发妻却已成下堂。

在书房的门口伫立良久,谢朝华才抬手轻叩屋门,可过了许久都无人应答。她轻蹙眉头,思索了片刻,伸手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房门。

书房里此刻只点着一盏灯,烛火随风轻轻摇曳着,使得房里看上去显得有些昏暗。

谢朝华抬眼四顾张望,却并未看见父亲的身影,也没有一个下人在,难道他忘了约了自己来这里?就在她转身刚想离开之时,耳边突然好似隐约听见左侧的隔间里传来断断续续地低喃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这声音虽然很微弱,很低沉,可谢朝华还是一瞬间便认出那是父亲谢琰的声音,她踌躇了一下,还是举步朝隔间里走去。

谢朝华在踏入这个隔间的一刹那有些微怔,此处与前世记忆中的一般无二,正中摆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的案几,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参差不齐地插着画轴,一张楠木镂空雕花的卧榻靠窗而放,谢朝华就看见父亲谢琰此刻却是俯在了案几上。

她缓步走至父亲身侧,眼前的人与记忆中的父亲是那样截然不同。

没有花白的头发,没有满脸的皱纹,只是眉间的那抹愁容却是与记忆中如此吻合,她恍然意识到,原来,父亲一直是不开心的。无论前世,或是今生……

父亲谢琰几乎整个人都俯在了案几上,他大半个脸埋入了手肘中,只露出小半张侧脸来,却足以让人联想到丰神俊朗四个字。身上穿着一件深青色绸缎锦袍,在昏黄烛光的映照下反而更为衬出他白皙的皮肤,长眉若柳,身如玉树。遥想昔日,若不是谢琰风流蕴藉蜚声在外,又如何能得到新姚公主的倾慕呢?

谢朝华心情复杂,默默凝视着父亲良久,狭长的凤眼微微眯着,脸颊泛着红晕,嘴里时不时发出模糊不清的低语,好似还有些哽咽,瞅着案几上横七竖八的酒盅以及一股扑面而来的酒气,她断定父亲是喝多了,心中暗叹一声,伸手去扶倒在案几上的父亲。

“父亲,夜深了,回房休息去吧。”谢朝华轻声说道。

谢琰恍惚中抬起头,斜眼瞟向谢朝华,呆呆地道:“茂娴,你回来了?”

“是……是……”谢朝华愣了一下,随口应道,父亲口中所喊的是母亲的闺名,想必是酒醉中将自己看成了母亲,这会儿他头脑不清,谢朝华也不想与他分辨,何况人也是他当初自己休了的,如今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又是给谁看呢?

“茂娴!”他忽然伸出一手,猛地紧紧抓住了谢朝华的手腕,瞪大的双眼却茫然地注视着远处,嘴里喃喃道:“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不甘愿的……不甘愿的啊……”

“……是……”

“你真的知道?”谢琰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谢朝华的手,他的神情是如此激动。

谢朝华怔了怔,过了很久,有些僵硬地点点头,说:“知道。”

谢琰突然又放开了谢朝华的手,双手抱着自己的头,痛苦地一遍遍喊着:“茂娴……茂娴……”嘶哑而哽咽着。

前世,谢朝华其实一直是恨着父亲的,恨他当初为何会同意休妻,恨他为何不为母亲尽力争取,恨他一辈子都未曾为母亲回府做出过半分的努力。而此刻她看着父亲恸哭的样子,心中只觉有些可笑,又觉得有些可悲。

谢朝华此时此刻忽然不再恨父亲了。

父亲不过也是一个常人罢了,又能要求他为妻子做出多少的努力呢?母亲也不过是嫁了他两年而已,而前世与自己做了二十年夫妻的人,到最后还不是将自己逼入了绝境之中?上一世是她自己想要得太多了吧,亲情,爱情都不过是镜花水月的梦罢了……

眼前的父亲是她谢朝华的父亲,却也是谢老夫人的儿子,他也有他的不得已,只是最终他选择了家族,选择了荣华富贵罢了,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人生在世,不就是为己而谋吗?

“你真的都知道?都明白?”谢琰突然开口,抬头对着谢朝华问道。

谢朝华微微苦笑,父亲不过是一个不肯接受现实的懦弱之人,她顺着他的话说道:“朝华都明白,父亲其实是不想让娘离开的。”她边说边伸手去扶他,“晚了,父亲不要多想,早早安歇吧。”

谢琰听了呆愣地点点头,任由着谢朝华扶起自己,尚未站稳,他却突然伸手猛地将谢朝华用力一推,同时他自己也脚下一软坐倒在了地上,还不时乱挥着双手,发狂般地嘶喊着:“你走开!别人都以为我负了你,可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根本是你要离开我!你好狠!如今终于满意了!”他此刻双目通红,眼里布满骇人的血丝,满口的酒气,哪里还有半丝潇洒俊逸的模样来。

谢朝华陡然被他这么一推,脚下立时没有站稳,一下子也跌倒在了地上,可耳中传来父亲说的那些话,却是让她震惊莫名,只是还未来得及等她细细去想,一旁的父亲整个人却突然向她扑来,双手死命地掐住了谢朝华的脖子,将她按到在了地上,他手上是那样地用力,仿佛带着千年的仇恨一般……

谢朝华拼命挣扎着,可是毕竟她年纪尚幼,加上又是女子,力气自然比不过正值壮年的谢琰,何况酒醉之人本就力大无比。她只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起来,本就昏暗的里间在她眼里几乎是一片漆黑了,渐渐地她感到自己的神智开始涣散,喉咙里也发不出半丝声音来,难道她今生就此终结了,如此短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