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持家》持家有道 小白文 持家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1-01-10 06:02:21

《持家》持家有道 小白文 持家忠犬攻 连载中

《持家》

来源: 作者:誓三生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肖紫晨,狄英

《持家》为誓三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海国开披头散发的坐在墙角,慢条斯理的解下腰带,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海国开披头散发的坐在墙角,慢条斯理的解下腰带,吃力的一圈又一圈在胳膊上绕着,当腰带渐渐变短,再没有绕过一圈的余地时,他张嘴咬住腰带的一头,右手拉住另一头,将两头交缠在一起,打了一个结,又打一个结。

左臂渐渐麻木肿胀起来,臂上皮肤先是由白变红,再变白,再变惨白,当臂上伤口附近的血液流尽时,血总算止住了。

“手艺不错嘛,”在他对面丈许远的客房中央,一个约莫三十岁上下的**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桌上,微笑着称赞他。“或许你真的是大夫?我还需要更多的证明。来人啊,”她向身后的强盗招呼道,“去,给他的右胳膊也来上一刀,看他怎么止血。”

面对无情又干脆的**,海国开心头泛起一股无奈的情愫,那是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从这帮人一进屋起他就开始想方设法跟他们胡侃大山拖延时间,可**根本不想听他的任何建议,只是先对他的职业表示了质疑,又发现他似乎没有立即写信回家讨要赎金的准备后,便立刻叫人在他的左腿上砍了一刀。

海国开对自己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又命人砍了他右腿,再砍左臂,这些伤势说轻也轻,因为还不至于残疾,说重却也算重,因为他感觉到每一个伤处都有轻微的骨裂,即使配上了最好的药材,没有一两个月的调养,是无法恢复的。

而今,又轮到了右臂,这是他吃饭的家伙,决不能给人坏了。

“慢着!”他终于妥协,哀求道,“不要砍我的右手,要砍,直接砍脖子吧。”

“哦,砍脖子?这个主意好极了。”**笑的更甜,她假装没能领会海国开话中的真意,继续命令她的手下,“去,给他的脖子来上一刀,看他怎么接自己的脑袋。”

强盗群散发出一阵哄笑,脑袋掉了还能自己接上的,只有神仙而已,海国开在他们眼中跟一只肥猪只有唯一的区别——海国开会说人话,而猪不会。

“大当家的,你真要把我往绝路上逼么?”海国开苦笑一声,道,“我确实是大夫啊,没了右手,我就无法给人开方子,那样与杀我无异啊。”

“哦,真的吗?”**将头往前浅浅的探了探,双唇轻轻撅起,明亮似星的双眸忽闪忽闪的眨着,天真如不经世事的少女,“可我从来也没见过有本事用上千两银票打赏乞丐的大夫呢。你能告诉那是怎么回事吗?还有跟你随行的的三个女眷,她们的行头,也不像大夫能买的起的。哦,我想起来了,有一个大夫买的起的,他的名字叫狄英,请问这位小伯伯,你是叫狄英吗?”

她这番装腔作势的嘲讽喜感十足,客房中的强盗们笑得更猛,一时间嗬嗬哈哈之声不绝于耳。狄英乃江南第一神医,名头大得连山里的强盗都知道,年纪大的做那**的爹爹也足够,他一个无名无姓的小年轻,算是那根葱?

海国开微笑着点头,依然保持着良好的风度,他拱了拱手,道,“在下海国开,本事与威望虽不如狄英跟宋惠两位神医,却也仅是排在他们之下而已,不信的话,大当家的可以差人去金陵打听打听。”

那**对她的后半句话充耳不闻,只注意了他的名字,她收起天真之脸,谄媚的笑了起来,说道,“海国开?那是伯伯你的小名吗?那请问你的大名,是不是叫做海蓝?哎呀,小女子见过海公公啦,小女子今日腰疼,不能给公公磕头了,望公公恕罪呀。”说完了,她还不忘双手抱拳做了个揖。

海蓝乃当朝第一号太监,就是那个发明了麻将的后宫统领。**借着他的名头又讽刺了海国开一回,众强盗笑的前仰后合,少数笑点低的直接腹肌痉挛,滚到了桌子下面死命的抽搐。

海国开不再说话,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应该怎么跟**纠缠。而**则并不思考,只微笑着环顾她的手下,耐心等他们笑够后,才把视线重新投注到海国开脸上,平平淡淡的说道,“笑话说够了,我也玩腻了,说吧,你们是金陵哪家的?别想着蒙我,金陵的有钱人我可都知道。你要是以为自己长的俊老娘舍不得杀你的话,那你就错了,没了你,我还可以去问那三个小姑娘。至于你那漂亮的小脸,老娘也不介意多划拉几刀。”

海国开舔舔嘴,一颗心怦怦怦怦跳个不停,很明显那**是在给他下最后通牒了,他开口之后,这帮强盗就会立刻带他撤离客栈,看那**的口气,肖紫晨姐妹多半也已被他们擒获,届时他想要脱身,便会难上加难,而他要是不说呢,他还能撑多久,那**还会听他废话吗?

一个看门小卒从屋外进来,神色慌张的凑近**一阵耳语,海国开注意道,**的脸色出现了一瞬间的阴沉,虽然时间很短很短,还是被他捕捉到了。她显然是听到了很糟糕的消息,莫非他叫小清跟车夫出去请的救兵到了吗?谢天谢地,他总算等到了。

**果然不再为难他,只低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脚,不多会儿,三个人影出现在客房门口。

两个女子挟着一个从下巴到胸前全是血渍的的半大小孩慢慢走进屋里,除了坐在桌上的**,他们吸引了整个屋子所有的目光,强盗们面色沉重,明显紧张了起来,海国开则看怪物似的看着三人,心中五味陈杂,有喜有乐有苦有涩,乱的如同一锅烂菜粥。

直到他们走到屋中,**才轻轻探了探身子,看了肖紫晨一眼,又看了那孩子一眼,不动声色的又摆正姿势坐好,把目光重新投向海国开。

海国开垂下眼帘,躲开了**的窥视。他的心海如今正波浪翻滚,喧腾不休,他决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让**有机会窥探到他的内心,刚才从**看向那孩子与肖紫晨的两眼中,他已经得到了太多的讯息,他绝不能让**察觉到他的发现。

**看肖紫晨那一眼,就跟看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讯号。而她看那孩子的一眼,则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神,那是母亲见到自己孩子在遭受痛苦时才会流露出的心痛。

怎么会这样呢,肖紫晨怎么会捉住了那个女当家的儿子,今日的客栈之争,是否已经变单纯的绑架到互相绑架再到流血冲突,成了一个不死不休的恶局?

不,不能让那三个女孩有任何闪失,他不允许,也不接受任何悲剧的发生!

“海大夫,你这是怎么了?他们……砍伤你了?”三人坐定后,离海国开最近的肖紫晨立刻开口询问起来,“你要不要紧啊?”

“我没事,肖夫人,你真厉害,”海国开脸上的肌肉僵硬的抽动着,“我说的是真心话。”

“亲热话还是留到回家再说吧,这里可不是你们谈情的地方,”**阴沉着脸,敲了敲身下的桌子,她的目光在三人脸上一一扫过,却并不看那人质小孩一眼,说道,“来人啊,给他们纸笔,让他们给家里写求援书,耍花样磨时间的,直接杀了!”说罢她转身跳下桌子,往屋外走去。

周围的强盗脸色都是一变,其中一个地位较高的赶紧迎到**说身边,沉声道,“那小少爷怎么办?”

**不耐烦的瞟他一眼,斥道,“又不是我的孩子,问我干嘛,一切按规矩办!”

那强盗一愣,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哪里有什么规矩可以遵循,但**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她布下的命令,只允许手下执行,不允许手下质疑或反对,若是听不懂话不知道该怎么执行的,那卷铺盖滚回家种地去吧。强盗无奈,只得抱了抱拳,应道,“遵命!”

一步,两步,三步……

**端庄而凝定的向屋外走去,她昂首挺胸,步子端正稳定,挺拔的脊梁笔直得连一丁点倾斜都没有,浑身上下充满贵族女子骄傲迷人的大家风范,强盗们的目光几乎全都堆积在她的背影之上,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怎么看都看不够,那目光中包含着隐藏不住的****却没有一个人有试图靠近她的胆量,因为所有公然挑战过她的男人,全部都已经死掉了。

肖紫晨跟景缘也在看她,但这两个女孩并没有欣赏**风姿的兴趣,**每走一步,她们的心都会有被她践踏的感觉,这感觉让她们越来越恐惧怕,越来越惊慌,越来越绝望。

她们拼劲全力,用自己的小命做赌注,好容易捉来一个人质,逼退了凶恶的强盗。在这完全陌生的小城里,她们甚至连带着这人质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只能押着他来见海国开,希望这个男人能救她们一命,谁能想到,这个看似身份高贵的孩子,在那**的眼里,竟然只有被完全无视的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