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回到古代开书院》回到古代开书院txt 百度云 回到古代开书院虐文

更新时间:2021-01-08 12:03:02

《回到古代开书院》回到古代开书院txt 百度云 回到古代开书院虐文 连载中

《回到古代开书院》

来源: 作者:云上的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傅振羽,谢家庄

经典小说《回到古代开书院》由云上的悠悠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振羽,谢家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谢家庄在姚楼北五里,姚黄和姚小安,跟着姚二娘子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家庄在姚楼北五里,姚黄和姚小安,跟着姚二娘子坐上了钱文举的马车。小姑娘坐在马车里,欢快地说道:“以后我能跟别人说,我坐过马车了呢,真好。”

言谈间,没有丝毫“我家也要个马车”的意思,懂事得让人心疼。姚二娘子摸了摸闺女柔顺的发丝,轻轻搂住闺女柔软的小身体,没说话。

姚小安也没说话。

一层薄薄的帘子而已,钱文举在外头听得一清二楚,见没人吱声,喜欢这一家子的他,扬声道:“等你哥哥有了功名,你就能出门就坐车了。”

姚小安没附和,反问:“二先生,若我真有了功名,一定会这么做的,可要是没取得呢?”

钱文举一噎,心想,这臭小子怎么跟大师兄一个范儿?还好,他对付这种人有一套——学师妹呗,他诚恳道:“你说得有道理,是我想得简单了。”

他这样,姚小安便不好意思了,立即道歉:“二先生仁义,是小子狭隘了。”

以钱文举的经验,这句八成是客气,才听过,就被他丢进风里了。

马车很快到了谢家庄。

谢家庄是个有着两百户人家的大庄子,除了有家私塾,还有一家杂货店。姚二娘子拒绝了钱文举付钱的好意,自己花了十九文,买了十只小白瓷碗,作为串门的伴手礼。被拒绝的钱文举摸了摸鼻子,顺手买了把窝丝糖,送到姚小安兄妹面前:“分着吃吧。”

二人异口同声拒绝之际,姚二娘子抱着碗出来,笑道:“多谢二先生,只是我家还没这能力。吃了还想吃,又怎么办?”

钱文举默默收回糖,顺手丢了一颗到嘴里,没说话。心里明白一件事,姚二娘子在书院两顿饭一共吃了一个馒头,连青菜都没吃几口,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自制力好。

抵达目的地,姚二娘子一家三口先去叫门,钱文举拴马的功夫,光明正大地叫来傅振羽,低声说了路上的事,颇为担忧地问傅振羽:“这孩子,我拿不住啊,还能收吗?”

傅振羽笑道:“二师兄对为人师有误会呢。状元的师父可不都是庄严,师父不需要事事都要比徒弟强。现成的例子,论底子,我还比不过咏言呢。只要二师兄喜欢他,但收无妨。”

“那我收。”钱文举干脆利索地说道。

“嗯,那快进去接受人家的考核吧!”

顾咏言耳目清明,明明听见,却当没听见,只是少年脸上的笑,愈发浓烈。

姚二娘子表妹的公公牟老太爷,年少时随母改嫁到谢家庄,便以此为故土,在此娶妻生子。如今,老太爷两口子都在世,和三个儿子一个房头住着。一家子不多不少,刚好十个人。牟家的变化,从七八年前开始,从牟大郎牟福打鱼时捡了个媳妇变化,如今已成了殷实的人家。

已过了饭点,老爷子带着长子和次子下田伺候庄稼,过县试没过府试的三子,这会儿在上蔡书院读书,家里头就几个妇孺。

姚小安从前在谢家庄念私塾,在牟家留宿吃过饭,两家往来频繁。见姚二娘子抱着碗过来,牟老太太便知这是有事了。厚道的老太太没接碗,而是猜测着:“可是小安要念书了?若为这个,这礼不收。你们攒钱不易,老大媳妇都说了,文秀才那里不要去,你们还是别花这冤枉钱了。”

姚二娘子笑道:“是小安上学的事,不过,不是去文秀才那里。我给他找了新的地方,想叫表弟妹给看看。”

姚二娘子表妹,牟平家的忙道:“大嫂去谢四哥家交活计了,我去叫人。”

牟老太太却是一脸忐忑:“怎么个看法?看大家的,能看么?就是文秀才那里是赶巧,要不是老三去私塾,她也不能知道文秀才不好呢。”

姚二娘子道:“能,肯定能。就是看不了,我信表弟妹。瞧,我把人都带来了。”

仓子坚几个这才上来见礼,鬼使神差,钱文举把刚才没送出去的窝丝糖,当作见面礼送了出去。

傅振羽憋笑,仓子坚憋火。

一看人都来了,还是四个崭新粉嫩的年轻人,牟老太太略慌,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打开大门,让外头人瞧见家里的样子,又吩咐二儿媳“你去地里叫你男人他们回来”,回头对姚小安道:“谢大山家知道吧,你牟大婶在那,去把人叫回来。”

好一通忙活。

很不喜欢被人瞩目的仓子坚,都忍不住带头站到门外,任人欣赏。

刚才在姚楼,仓子坚已经突破从前大出风头了,这会儿因为傅振羽顺着姚二娘子的要求,来到谢家庄,再次在别人的目光下暴晒。已经猜到仓子坚原本身份的傅振羽,这会儿就有些过意不去。她走到仓子坚跟前,低声道:“大师兄,我让你为难了——”

“不会。为难我便不做了,做了,就不会觉得为难。”仓子坚打断傅振羽的话,同样低声回复。

特别充满智慧的观点,从大师兄嘴里出来,怎么就这么无情呢?傅振羽的歉意,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气鼓鼓嘀咕:“虽然我不是什么玉,但也不能这么凶巴巴的,这么不怜香惜玉吧!”

她这嘀咕声音虽然含糊不清,仓子坚因为离得近听见了,顾咏言也听见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礼,他故作不知,问钱文举:“大师伯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

钱文举道:“嗯,大师兄小时候很可怜,留下的后遗症。”

顾咏言点头,心下冷哼,那人小时候哪里可怜了!因为他的存在,我这样的孩子才可怜好么!

牟平家的脚程比姚小安快,但姚小安要去的地方近。不到一盏茶功夫,姚小安跟着一位约莫花信年纪,眉清目秀的妇人走来。妇人步履轻盈,脊背挺直得像是练过舞蹈一样;夏末秋初,天气还很热,妇人穿着单衣,露出一段纤脖颈,直如天鹅。妇人嘴角挂着浅笑,似是在低声安抚姚小安,姚小安轻轻颔首回应着。

便是做过婢女,受过训练的李婷,也没有这样的气度,怪到姚二娘子对她极其信任!傅振羽如是感慨着之际,却见身旁的仓子坚,大步流星离去,留下让傅振羽合不拢嘴的两个字。

“姐姐!”

天降鸿运,大师兄找了七年的姐姐,就这么,被他们碰到了?

欢喜不及一瞬,傅振羽的心,揪到一起。如果大师兄是阁老的孙子,那么,这个花信妇人便是阁老的孙女。而今,却成为一名普通的农妇!大师兄能否只想着找到了姐姐,而不替姐姐委屈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