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痞女养夫成瘾》痞少 宠妻成瘾txt 小顶 痞女养夫成瘾BG文

更新时间:2019-08-20 19:27:01

《痞女养夫成瘾》痞少 宠妻成瘾txt 小顶 痞女养夫成瘾BG文 已完结

《痞女养夫成瘾》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漆起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瞿烨,楚陌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漆起原创小说《痞女养夫成瘾》,主角是瞿烨,楚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苏四一下子就呆住了,这臭男人说的什么? “臭不要脸的,你说什么?”苏四双手掐着腰,小脸气得发红像斗志昂扬的小公鸡,为什么一向淡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四一下子就呆住了,这臭男人说的什么?

“臭不要脸的,你说什么?”苏四双手掐着腰,小脸气得发红像斗志昂扬的小公鸡,为什么一向淡定的偶总是能被这死男人气得发飙啊,都怪他,怎么会有这么没有风度的男人啊?哦,为我的风度默哀!

楚陌冷冷淡淡地望着苏四,薄唇抿成一条线,眼睛黑沉沉的透着压迫,讥讽地冷嗤一声。明明就是认识却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么毫无压力地说着谎,算是见识了。

旁边的听松那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啊,背后的冷汗都濡湿了衣服,心里对于苏四那是心酸中隐隐的佩服,姑奶奶,你行啊,胆子够大!好久没人敢挑衅爷了!因为有胆子挑衅,呵呵,都死掉了。

“你不给我做饭,我饿了。”楚陌无比理所当然又随意地甩出一句,矜傲无比,压根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么暧昧引人深思啊。

苏四:“嘎?……”你饿了跟我有毛关系?

听松:“嗯?……”主子您就这么坦然承认了?呜呜,属下……

瞿黎川:“喔?……”这就是真相吗?苏四还给贵人做饭?两人住在一起?有什么关系?

一群CNM 欢快地从头顶奔腾而过。

“我他妈欠你的啊?凭什么我要给你做饭?你自己饿了不会自己去做,对了,君子远庖厨嘛,那去买也行啊?奥对了,你没银子啊,这可怎么办了,所以你就来这里吃饭来了。”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一副坦然无比又真诚的样子,装无辜给谁看啊?

“你走了,我饿了。”楚陌的脸上平平淡淡。

这话不搭调好吗?还有,作为一个饱受现代蜂拥的各种文化浪潮的洗礼下,是我太腐了吗?我走了你就饿了?呜呜,很容易让我想歪好吗?

苏四扶了扶脑袋,晃了晃脑中各种想法,深吸了一口气,呵呵,我气量大,不和你计较。小小嫩嫩的脸上跟换脸似的重新拾起一副恬静的微笑。

苏四拜了拜手,“好了,好了,呵呵,咱们换个话题吧,那么,现在楚爷你吃饱了吗?”吃饱了就该滚了吧?苏四环臂斜睨着楚陌,话未说出口,但澄澈晶亮的眼中的意思溢于言表。

楚陌读得懂她的意思,但是没有再言语,眼睑低垂,白皙修长的手轻捏瓷白的小盅杯,慵懒随意的动作中无声地流露着优雅,刀削斧凿精致的面孔即便不随意张扬轻佻,却在无形中摄人心魄,如九天上神,高贵清冷,不可触摸,透红水亮的薄唇微微抿了呷了一口清茶,平常的动作却让看着的人不由心神聚凝,只甘心做君口中一丝茶,为之慢品捻尝。

真是妖孽,苏四在心里厌烦地嘀咕着,哎,这也为什么自己总是不能以平常心对待他的结果,苏四有些惆怅,对于有着美丽魔力能影响自己心绪的陌生人,这对于苏四来说,或者对于所有禁闭心房,对于自己严谨苛刻的人都是忌讳。

“为什么这么着急让我走,这不是你家吧,再说了,即便是你家,我也不是没呆过,是吧?”尾音轻佻,像羽毛轻轻骚动心间,楚陌眼角轻佻,霸气又理直气壮地对苏四说道,即便面无波动,却能让人感觉他语言中轻快。

这样脸不红地说着这么无赖的话也让苏四无言以对了,这货哪里像身处高位的严谨锋利的上位掌权者了,苏四真希望是自己原来眼瞎了,但从瞿城主的表现证明了这家伙不是个简单的人,看这架势,姓楚的压根没打算在自己面前过度掩饰什么,他似乎很清楚……自己能敏锐地察觉到一切,呵,所以,不掩饰?

不同于常人的特殊出色的人总能轻易透析对方的意图,同时,也能够吸引对方,他们被称为,同类。

“所以,你的意思呢?留下来?”苏四轻扬下巴,目光炯炯。

楚陌犀利黑沉的墨眸对上苏四清澈晶亮的琉璃眸,嘴角微扬,薄唇微启,“我们本来互不干涉,你做你的事情,我在这也不会打扰你。再说,如果你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也不必畏惧我是否在,不是吗?”

“这么说你是打算就在这里喽?不走?”

“嗯。”楚陌毫不退让。

屋内气场有些诡异的紧张,紧绷着,让人不禁屏住了呼吸。

苏四眯了咪眼眸,毫不退缩地对上楚陌,楚陌淡然对上。

聪明人心里明亮地感受得到箭弩拔张的气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含情脉脉呢,听松瞿黎川此时也不敢开口,心里捏着一把汗,可是这世界从来不缺 二B。

“苏四,你别老看他,你看我吧~我在这里啊~”瞿烨有些扭捏脸红地拉了拉苏四的手臂。屋内紧绷的气氛瞬间被瓦解了,苏四无语了盯着瞿烨看了看,孩子你神经有多大条啊!嗯,活的简单会很快乐。

楚陌的目光移到瞿烨握着苏四的手上,如黑曜石的墨眸中乌色深了深,没有说什么。

可瞿黎川这老油条看到殿下目光转移,心里就抽了抽,咯噔一下,殿下不会看上苏四了吧?那…自己儿子喜欢上苏四不是找死吗?现在还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哎呦,自己这傻儿子哟!瞿黎川心里苦逼极了,头低得更加恭敬谦卑了,努力降低存在感。

苏四和蔼可亲地略带尴尬地拍了拍瞿烨的手臂,亲和地哄孩子似的,“瞿烨啊,有话好好说哈,先放开,那什么,我还得给瞿城主把把脉,对的,还得给你爹看病哩,先放开,先放开哈!”苏四推搡着瞿烨的手臂。

瞿烨有些失落地放开了,平时张扬傲气的俊脸像焉了一样,低着头垂着眼睑,稚嫩的脸庞丧失了往日的光彩。

这副小可怜儿的样子让苏四不免有些愧疚,哎,骚年的心就是脆弱啊!

“苏四~”瞿烨低低的声音略带些哽咽,委屈极了,抬起有些发红盈着点点水光的星目,剑眉都蹙成蚯蚓般弯曲状了,“你是不是讨厌我了。”然后又低下了头,有些不愿意让苏四看到自己这副窝囊样,用衣袖狠劲地擦了擦自己不争气溢出的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