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上京春》王京春 年下攻 上京春诱受

更新时间:2019-08-11 14:21:38

《上京春》王京春 年下攻 上京春诱受 连载中

《上京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岁晏桃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冯莲花,顾易

新书《上京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岁晏桃,主角冯莲花,顾易,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想到一会要见传说中的音公子,冯莲花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 还别说,原身虽不及苏棣棠那样美艳,但胜在清丽脱俗,她照着西洋镜,左转转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到一会要见传说中的音公子,冯莲花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

还别说,原身虽不及苏棣棠那样美艳,但胜在清丽脱俗,她照着西洋镜,左转转右转转,又让小曲把头上的金钗换成素钗,眉间用朱砂细细地描了一朵微微盛开的莲花,倒有了不一样的风情。

冯莲花这边正美着,苏棣棠那厢却如临大敌。

苏棣棠着实没想到冯莲花会邀请自己一同去听戏,更没想到她还让丫鬟嘱咐自己要好好打扮。

苏棣棠描着眉,心里拿不准冯莲花的意图,但既然顾易也要同去,装扮自然是要三分精神,七分美貌。

等两人收拾的差不多,正是午时刚过。

今日外出,冯莲花并没有带随身丫鬟,她看着苏棣棠身后跟着的两个半大丫鬟脸上都是汗珠,有些犹豫,“今日是与顾公子一起去听戏,反正丫鬟又不能进德和园,不如让她们在家待着,也自在凉快点?”

“顾公子是正人君子,同桌而坐自然无需怀疑,但男女有别,有丫鬟在至少可以自证清白。”苏棣棠瞧着冯莲花继续道:“这世间虽对女子宽容些,但人言可畏。尤其是未出阁的女子,更应该自重!”

冯莲花越听越觉得刺耳,这看来是指桑骂槐呢,她点了点头,笑眯眯地附在苏棣棠耳边悄声说道:“姑娘若真觉得男女有别,不去便是。”

眼见苏棣棠脸色涨红,冯莲花意味深长地笑了,“若自己问心无愧,何须自证清白?”

“莲花一向伶牙俐齿,我也不是那苛待人的主子,你们就留在房里,不用与马车同行。”苏棣棠狠狠瞪了一眼两个丫鬟,刚刚涨红的脸已然恢复如常,她主动掀起马车的门帘,朝着冯莲花做了个请的手势。

莲花也知道苏棣棠为什么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和戒备,但她既然活了下来,就不想再次无缘无故失去生命,如今只能想法子撮合苏棣棠和顾易,这误会才有解开的可能。

马车悠悠前行,冯莲花看着闭目养神的苏棣棠,心中默默盘算着该怎么开口才不会显得突兀和尴尬。

“你饿不饿?”

“……”

“咳,这马车走的不太稳当。你坐着难受么?”

“……”

“……”

冯莲花默默闭了嘴,她对于苏棣棠总有一份亲近感,好歹这是自己笔下的女主,但如今两人的身份……

她摇了摇头,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她还是不太习惯。

顾府离着冯府并不远,只有三条街的距离,冯莲花此刻站在顾府大门,手中的拜帖已经被汗水悄悄地浸湿,苏棣棠就在马车里等着,既不催促也不答话。

顾家的管家林伯客客气气地陪着冯莲花一同站在门外,他脑门上也满是虚汗,敢让相府千金站在门口等的,除了自家那小公子,这京中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人。

要是让冯相爷知道,不把顾府翻个底朝天估计也难平怒火。

他背上的冷汗一阵一阵,一会瞧瞧冯莲花的脸色,一会朝着小厮们不断地使眼色去催那位小祖宗。

“呼”

冯莲花缓缓出了一口气,惹得林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就差哭出声来。

她扶起林伯,笑道:“林管家莫怕,今日本就是上门请罪的,如今我还有事,就不在此继续等候顾公子,还请管家通禀一声,以后再来拜会。”

冯莲花收起拜帖,脸上没有半分不快。

顾易再聪敏,也不过还是个少年,她没必要跟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既然顾易无意出来,她也不再强求,毕竟今日可是冲着音公子去的。

想到音公子,冯莲花忍不住嘴角上扬,若要说冯莲花心中的美少年,比起顾易,她更倾向于音公子。

音公子是德和园的名角,他年少成名,技艺精湛不说,单是周身气质,就能横扫大部分权贵子弟。

这样一个人,若是有了心仪之人,那该是怎样一副光景?

冯莲花越想越美,嘴角的笑容越来越难以明说。

她大步跨进马车,一掀门帘,顾易正坐在自己原来的位置,冯莲花笑不出来了,先不说顾易什么时候上的马车,这马车小巧,至多容纳两位,也就左右两幅软垫,苏棣棠与她不和,自己贸然挤过去,估计要遭白眼。

要是跟顾易挤在一处,那苏棣棠岂不是记恨更深?

顾易冲着冯莲花挑挑眉,很是大方的让出了一片位置,冯莲花下意识地看了苏棣棠一眼,那脸色沉郁地就像乌云密布,果不其然,女子的醋真是要命。

虽进退两难,但冯莲花可不是一般人,她将裙摆小心地卷好,盘腿坐在了车板上,反正就这么一段路,坐哪不是坐!

“莲花,去德和园的路可异常颠簸,你坐那可是会受苦的。”顾易一脸真诚,还顺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你瞧,坐都给你让好了,可别说我不怜香惜玉!”

“顾公子要是怜香惜玉,就不会让我在门口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冯莲花白了一眼顾易,这小子憋着坏呢,保不准还有什么后招。

“你瞧瞧,你还是这么小心眼。我这不是为了掩盖脸上的伤,才收拾的久了些!”顾易特地将“脸上的伤”几个字咬的重,他皮笑肉不笑道:“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别说半个时辰,就是等上一天,我也是受得起的!”

“顾公子莫要怪罪,我想莲花刚刚并非有意顶撞,我与她同住半年,知她一向单纯、心思少,估计也是热着了才会随口一说。”

苏棣棠眼波流转,温婉极了。

“苏姑娘说的极是,她若不是蠢笨,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那般…”

奚落的话还没说完,顾易忽然住了口,回想起那日的情景,他耳尖泛红,望着冯莲花眉间的那朵盛莲,只觉得今日的确异常炎热。

他撇过头,余光却忍不住流连在冯莲花身上,眼见她被颠的呲牙咧嘴,心中只觉得好笑。

冯莲花还是小时候那个疯样!

苏棣棠一直留意着顾易,见他嘴角似乎带了嘲笑,会意道:“那般情形的确不雅,更落人口舌。”

她看着呲牙咧嘴毫无形象可言的冯莲花,笑的格外亲切:“若是女子名声有损,姻缘可就难保,莲花,你以后行事可要万分注意。”

“注意,注意,我一定注意!”

冯莲花被颠的肝颤,她没心思去理会这两人的弯弯绕绕,随口附和了几句,还没来得及再次坐稳,一个大坑经过,冯莲花感觉自己似乎要失去平衡,她随手向身边一抓,只听“喀哧”一声,顾易脸色铁青地握住冯莲花的手,怒道:“还不松手?!”

苏棣棠被眼前一幕惊呆了,她看着顾易被扯坏的外衣,连忙转过头,脸上红云陡然升起,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冯莲花讪讪地松开手,尴尬到了极点:“你若是骑马相随,我也不至于没地坐,我要是有地坐就不会被颠的东倒西歪,我要是不被颠的东倒西歪,也就不会…扯坏你的外衣。”

她越说越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道理,但顾易脸色实在难看,冯莲花忍不住帮他整理了一下被扯坏的地方,小声嘀咕道:“这质量还是堪忧啊!”

顾易缓缓吸了口气。女子果真还是文静的好些!

他心烦意乱地拨开冯莲花的手,自嘲道:“遇见你总没好事,你还真是我的克星!”

马车外似乎来了人,顾易也不意外,只没好气地整理着自己的外衣。

车帘子被人轻轻掀开,冯莲花下意识地跟着看了过去,外面阳光正好,那人背光而来,似有光晕,他浅浅微笑,冯莲花心头一窒,冲出口的只有四个字:“肤白貌美!”

这话一出,苏棣棠也好奇地看了过来。

顾易心中火气更盛,他黑着脸,挡在冯莲花与来人之间,朝着外面的少年甚是熟络道:“你那可有浅色外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