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珍有珍珠颜》珍艾妮珍珠亮白牙膏 GC 珍有珍珠颜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0-02-13 16:03:46

《珍有珍珠颜》珍艾妮珍珠亮白牙膏 GC 珍有珍珠颜章节列表 已完结

《珍有珍珠颜》

来源: 作者:沐小弦 分类:婚恋 主角:辛铭,凌珠

《珍有珍珠颜》是沐小弦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珍有珍珠颜》精彩章节节选: ——说一句我会陪着你,直到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胜过千万句豪情蜜言。 辛铭眹遇袭了。 事情说来有点蹊跷,他和路言一群人在游泳馆待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一句我会陪着你,直到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胜过千万句豪情蜜言。

辛铭眹遇袭了。

事情说来有点蹊跷,他和路言一群人在游泳馆待到了下午,六点钟的时候,路言的狐朋狗友们张罗着去海鲜居便全部撤掉,辛铭眹还泡在水里不愿意走,路言只好等他。

到了八点多,辛铭眹终于决定打道回府,路言跟在他身边不停的抱怨着,赖你赖你,都赖你,非要在水里泡,小心跑烂掉,害我没吃到海鲜,你赔我飞天大闸蟹。

话没说完三秒,三傻子就想到辛铭眹目前的经济状况,立刻正色的开口道,还是算了,大爷我的钱来得容易,我带你去吃飞天大闸蟹吧。

于是路言去停车场取车,小洋妞随着他去,辛铭眹在游泳馆外面等着,一个上班族似的男人从他面前经过,尾随上班族的小偷突然冲上来抢走了上班族的提包,上班族抬脚去追,小偷在逃跑过程中撞到了辛铭眹。

辛铭眹条件反射的想要拦住小偷,对方却一刀捅进了他的腹部,辛铭眹就此负伤,那小偷还踢了他几脚,最后因上班族的追赶而迅速逃走。

取回车的路言见到辛铭眹的腹部不停的往外冒血,他吓得尖叫连连,抓着辛铭眹上车,以全速开向最近的医院。

凌珠寓赶来的时候,辛铭眹的伤口已经包扎完毕。索性刀子伤得不深,也没伤及要害,虚惊一场。

“你真的没事吗?伤口一定很疼吧?要不要去买点酒给你?”倚靠在病床上的辛铭眹不得不听着凌珠寓紧张兮兮的连环炮式问题,他本来不觉得太疼,可总被她问及“疼”字,还真的觉得腹部一直在隐隐作痛。

“刚刚打过麻药,也缝了几针,你不再问的话,我都要忘记了,所以你能不能别问了?”辛铭眹哭笑不得。

“我是很担心你嘛。”凌珠寓见他还有心和她顶嘴,看来是没事,松下悬着的一颗心坐到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感觉怪怪的。”

“当然是因为欣慰啊,幸好受伤的是你的肚子而不是你的脸,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惦记你什么了。”凌珠寓感慨的道出实话。要是他的美貌遭遇毁容,他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辛铭眹忍不住苦笑,凌珠寓指着他的脸兴奋的说,“你笑了耶。”

“被你气的。”

“那也算是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笑呢。”

“这有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你想看我笑,随时都可以看见,我们是夫妻。”

凌珠寓去捏他的脸,“你今天嘴巴抹蜜啦?”

辛铭眹的脸呈现仓鼠状,支吾一句,“恕我直言,辛太太,我是伤患,禁止使用家庭暴力。”

可他刚才的话说的真好听,像歌词一样甜蜜。其实,他说的无心,她听在耳里也没有别有用心。只不过,两人这般面对面,距离又是这样近,姿势也有点暧昧。他靠在床上,她坐他身边,打眼一看就像是坐在他怀里。

辛铭眹不禁有些尴尬了,不如说,是整个人都不太自然。凌珠寓也感受到他的这份变化,想要挪开身子又怕太刻意,于是两人都不敢先动兵,两颗心七上八下的乱七八糟,直到病房外传来一声用意明显的咳嗽。

床上的两人同时转头去看,辛铭眹唤了一声路言,凌珠寓则是沉下脸,心里念着一句,冤家路窄。

厚脸皮如路言,毫不在意凌珠寓眼中的厌恶,牵过门后的小洋妞,嬉皮笑脸的走向辛铭眹,“辛美人儿,你刚刚可是吓坏哥哥了,还好哥哥开车快,就怕你失血过多再休克。”接着他装模作样的转向凌珠寓,诧异的“啊”了一声,“呦,这位不是凌三小姐嘛,许久不见,听闻你和我家辛美人儿已成眷属?恭喜恭喜,那就是我弟妹了。”

“是许久不见了,路先生。”凌珠寓表面温和有礼,心底早就已经咬牙切齿。

辛铭眹看看这两人,感到不对劲的气息,眯着眼睛试探着问,“看来,你们很熟?”

“不熟——”“还好——”凌珠寓和路言同时说完,互看一眼,又莫名其妙的一同改口,“还好——”“不熟——”。

辛铭眹很困惑,不太高兴地丢给两人一句,“你们两个需要找个地方商量一下吗,我是不介意。”

路言眉开眼笑的,揽着身边的小洋妞嘿嘿嘿,“瞧你这酸味儿,哥哥我和你老婆熟一点有什么不好的,加上我家这位,咱四个正好可以凑一桌摸麻将呢。”

凌珠寓看也不看路言,就算不看,她也知道他此时此刻依旧是那副轻浮样子,于是不冷不热地说:“铭眹需要休息,路先生不妨带着女朋友去外面透透风?”

赤裸裸的撵人走呀,路言的气势都灭了一半,心虚地咧嘴笑笑,又怕丢面子,便口不对心的对辛铭眹说:“辛美人儿,哥哥想去抽口烟,就不呛你了,咱等会儿见。”

说罢,路言带着小洋妞讪讪离开。凌珠寓脸上的不悦也扫去一半,辛铭眹一直在打量她,这时不免会问:“他得罪过你吧?”

“没有,你别多想,我是和他爷爷熟一点。”凌珠寓恢复笑呵呵的表情,娇嗔的斥他一句,“倒是你,今天和他一起出去的?那为什么还要骗我是一个人,怕我知道你和他是朋友吗?”

“怎么可能。”辛铭眹嗤笑,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她讲起他的朋友圈。

凌珠寓也不再介意这个问题,转而关注重点,认真地问他:“不说这些了,你有看清刺伤你的那个小偷的长相吗?”

辛铭眹蹙起眉,“天色太暗,看不太清。”

“你仔细回想一下,不可能什么特征都看不到的。譬如身高、身材、头发的长短,这些都可以。”

身高的话……

“大概比我矮一些,到这里。”辛铭眹将手掌呈水平线,比在自己的眉心。

“那差不多就是一百八十公分左右喽。好了,其他呢?”

“他戴着墨镜,看不到脸,而且穿着连帽衣服,藏蓝色的。身材比较匀称,我只记得他拿着匕首的那只手上戴有一枚鸡心石戒指,中指。”辛铭眹问,“你要这些做什么?”

“做什么?”凌珠寓眨了眨眼,“当然是报警啊。”

辛铭眹却挑眉,“只是单纯的意外而已,就算报警又能怎样,类似这种事声张出去也只会令珠针更丢脸。”

“那可不一定哦。”凌珠寓势在必得的环抱着双臂,“如果我告诉你,我手上有嫌疑人的人选呢?”

辛铭眹定定的望着她。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铭眹,你以为这个社会真的像你想的那样简单吗?让我来告诉你,现在的珠针虽然还在艰难的重振阶段,可很多人早就视珠针为眼中钉,少一个商业对手不是更好?谁会希望曾经垄断了许多行业的珠针重回商界呢?”

辛铭眹还是不太相信似的,“你的意思是,这次的事件并非意外,而是人为?”

“我不能就此断定,可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有人眼红,就会有人下手。这阵子你露面的机会多了起来,自然会有人想要找你麻烦。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刀还算不上什么,接下来说不定会有恐吓信或者是恐吓电话,搞不好哪天回家就会发现屋子里被洗劫一空,除非把元凶救出来,否则连我也会跟着你一起过的不消停。”凌珠寓表露出柔弱的眼神,可怜巴巴的问他,“你不希望下一次受伤的人变成我吧?”

辛铭眹将嘴角抿成了一条线,不管是出于何种心态,他都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遭遇到和今天类似的状况。

见他若有所思的沉默,凌珠寓便又说,“我知道是谁有动机这么做,也是谁最有可能这么做。”

辛铭眹以眼相问。

“你见过的。”凌珠寓将字眼咬得很重,“那个人,是宋沉然。”

宋沉然?辛铭眹停顿三秒后想起对方的脸,不由的失笑一声,“你在说什么胡话?他根本没理由——”

“他有。”凌珠寓打断他,“因为,他曾经向我求婚过,并且到了现在,我也肯定他还对我有意思。就凭这一点,他早就已经将你视做眼中钉了。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去他那里问个究竟,怎样?”

辛铭眹本还在怀疑中,可听完凌珠寓那句话,他立刻坐起身,“我和你一起去。”然而动作幅度太大,带动伤口,他疼得发出“嘶”的声音,凌珠寓笑着俯下身去,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这种事还是由我单独出面的好,宋六哥不会想看见你的。”她抚一下他的脸颊,“乖,铭眹,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她每次都会说这样的话,再等等,很快,她就会回来。

辛铭眹看着她转身走出去,抬手摸着自己的额头,不知哪来的鬼迷心窍,他竟在猜测,刚刚的那个吻,到底是什么意思?以至于他心烦意乱的坐立不安。

其实凌珠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或许是出于安慰,或许是出于情不自禁,她低头去吻的时候才发现缺乏目的。

他是很美,美得不似人间来客,面如冠玉,貌似珍珠。

可她从不是会被美色所蒙骗的人。她自认和普通女人不一样,她有她的追求,她不允许自己有弱点。

所以,这一刻,她站在宋沉然的别墅前,也仍旧是为了自己而来。

这一切都是一场局,宋沉然打开大门迎她进来,看着她将手机里的照片举到他那面。那是在年会上的照片,包厢里,她靠在他的肩上,他的手覆着她的手,姿势暧昧,欲拒还迎,宋沉然的确认为是自己的疏忽,他甚至不知道这张照片是在什么时候被照下来的。

凌珠寓对自己的小伎俩还是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